當前位置:首頁 >反邪教 >詳細內容

反邪教

[轉載]“全能神”詭異的拉人洗腦術

來源:http://www.chinafxj.cn/fxrp/201911/05/t20191105_24150.shtml 發布時間:2019-11-23 浏覽次數: 【字體:

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作者:陳哲

      刘金荣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,在数年半信半疑之后,终于被拉拢进去“全能神”邪教,聚会、祷告、传福音,甚至一度“官”至“教会带领”。 如今,她成了“神家的叛徒”。

  近日,中國反邪教網转载了一篇来自于中国新闻周刊《邪教“全能神”组织洗脑全揭秘》的文章,为大家展示了一名“全能神”邪教信徒,从最初的抗拒,到深陷其中,历经12年,最终幡然醒悟并脱离了邪教的真实事例。文章揭露了“全能神”邪教拉人入教的拙劣手段,本文就以此文章为例看一看“全能神”诡异的拉人洗脑术,再次提醒民众提高防范意识,谨防“全能神”邪教的蛊惑。

  一是“全能神”投其所好,營造“溫暖互助”氛圍,想方設法拉人入教

  “全能神”教義中的拉人基本原則是:“知情人帶路、拉關系、交朋友、愛心感化、建立感情、軟磨硬纏”。在拉人入教過程中,特别喜歡拉攏其親近的家人、親戚、鄰居、同事、朋友等。

  劉金榮新婚不久,婆婆的“客人”白麗就莫名地與其套近乎,並不停地幫她洗衣服、收拾屋子。幹活間隙,或念叨《聖經》裏的事情,或突然講一個故事,比如“諾亞造方舟”“洪水滅世”之類。白麗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爲“全能神”曾明示過,有的人需要親近他,讓你給他找對象,或讓你給他找活兒,你就可以答應他;有的人他家是做生意的,你也可以說能幫他推銷産品或幫他購買産品來與他拉關系。如果咱們本人會些手藝,也可以給他幹活兒,比如:會理發、會做服裝等等。起初,劉金榮並不爲之所動。

  無奈,白麗離開了。又來了一個叫宋偉的女人,說辭和白麗相差無幾,基本是世上一切都是“神”在安排。劉金榮也不願意搭理她。

  雖然劉金榮油鹽不進,但“全能神”並沒有放棄。這一次“全能神”派來個會唱歌的來誘惑。有一天,劉金榮忘了鎖門,一擡頭,有個女人已經站在屋裏。那個女人沒說話,直接唱起歌來。歌唱的很好,打動了劉金榮,劉金榮終于被拉進了“全能神”組織。事後她才知道,這種策略叫“摸底”:摸清發展對象的好惡,對症出招——他愛吃肉,就給他買二斤;喜歡打麻將,就陪他打三天,因爲劉金榮喜歡唱歌。

 

  二是聚會“吃喝神話”實施精神控制

  “全能神”的“吃喝神話”,其實就是學習“全能神”教義,用“末日”、“見證”、“報應”等說法對信徒施加精神控制,將信徒與“全能神”緊緊綁在一起。宣稱,信者得福,不信者受懲罰,只有信“女神”才气保平安、才气在“國度時代”裏成爲得勝者。

  而讀書、抄寫、光碟和“弟兄姊妹”“征戰撒旦”等詞語,則是“全能神”慣用的詞彙。

  聚會上,信徒們輪流讀“經書”,在一起討論近期信神的心得和疑問。教會的負責人一般會對負責接待聚會的家庭先做一番考查,住所須較爲寬敞,且家人不能反對,而且要具備一定的經濟條件,能爲信衆提供吃喝用度等。

 

  刘金荣从被动地听神迹故事到主动抄写“全能神”教义,从听歌到仔细读书,从质疑“全能神”到“神有大能”,从“神将灭世”到信神可得救,从“信神可以调节她和婆婆的矛盾” 到祷告可治病的实用主义,刘金荣毫无意识地一步步进去“神”的领地。

  三是組織嚴密,等級分明,專人負責洗腦

  “全能神”等級分明,組織嚴密,最高權威爲“女基督”主要工作只是負責說話,而“大祭司”趙維山才是真正的掌權者。“大祭司”以下設“各部門領導”,職務由低到高分爲帶新人、帶小排、教會帶領、小區帶領、區辦事員以及牧區主管——神把人看作羔羊,羔羊生活的地方就是“牧區”。在“帶領”這個職位下,還分爲副帶領、生活執事、福音執事、福音專職等更具體的細分職務。不僅如此,“全能神”在每個組織層級分別設立“護法隊”,采纳暴力手段懲罰不聽話的信徒、報複退教人員、恐嚇反“全能神”的群衆。

   當劉金榮剛剛表示出“有點兒相信”的傾向時,就立刻被委派了“帶新人”的職位,成了“系統”中的一環。

  所謂“帶新人”,就是帶上神話書籍,到那些可能信神的人家,給他們讀書,解釋故事,宣讀來到“神”面前的種種益處。

  “全能神”對傳教對象和傳教內容都有明確的要求:不能傳教給智障、長得醜陋、身患絕症的人。“全能神”的《三號工作安排》中,就有此類明確要求:決不能給仇恨真理的無神論魔鬼,邪教的魔頭、惡人、邪靈傳福音。

  爲維護“全能神”形象,信徒在日常生活中也必須十分注意穿著打扮,要大方得體,女性最好略施淡妝;對有些文化的信徒,教會鼓勵他們寫“見證文章”(類似信教的心得體會),由上層有選擇地發表在內部書刊上。

 

  劉金榮很快證明了自己的才气。兩個月後,她被晉升爲“教會帶領”,手下管著十來個人,負責組織監督信徒們聚會、讀書,跟著“小區帶領”學唱歌跳舞,以及如何更好地傳福音等。

  四是宣揚“世界末日”制造心理恐慌,借機斂財

  “滅世說”是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恐嚇、誘騙、控制信徒慣用的一種手段。對此“全能神”還繪聲繪色地描繪出滅世的可怕情景,“水要咆哮,山要倒塌,大河要崩塌”,“導致地上之家都破裂,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,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,所有在地的舊態都被我打破”。(《神向全宇的發聲·第二十八篇說話的揭示》)。而印度洋海嘯,洪水滔天,房屋垮塌,屍體四處漂浮等災難景象被刻成光盤在信徒中廣泛傳播。劉金榮也被帶去看了很多這樣的光盤。“看得多了,確實覺得世界末日可能真的會來,要不咋有這麽大的災難?”

 

  2012年12月14日7時許,河南省信陽市光山縣男子闵擁軍因相信“全能神”散布的“世界末日”,持刀在當地一小學砍傷23名學生和1名群衆,共造成8人重傷、11人輕傷、5人輕微傷的案件。

  湖南省長沙市嶽麓區人謝雲癡迷“全能神”,時常期盼著“靈魂升天”,並宣稱“世界末日到了,我與天堂近了”。2003年初秋的一天中午,謝雲被人發現倒在廚房門前的石墩上,已奄奄一息,身邊還有一個空的農藥瓶。由于農藥飲用過多,謝雲雖然被送往縣醫院搶救,卻于次日淩晨2時離開了人世。

 

謝雲生前照片

  對于災難的恐懼、現實生活中的矛盾,劉金榮真的開始有點相信了。

  爲誘使更多的人向“全能神”邪教尋求“庇護”,“全能神”宣稱“神再次道成肉身”是對人類的審判,只有相信“看得見、摸得著的實際神,才气得到挽救”,凡不信和抵擋的都將被“閃電”擊殺。對此“全能神”要求信徒“奉獻”的越多,得到的“恩典”越多,通過多“奉獻”錢財,“可以度過末世審判”,交錢越多離神越近,“那些盡本分太少或者沒有盡本分的人,都要受到應得的懲罰。”

  河北省徐水縣戶木鄉的趙大海,自2003年加入“全能神”後,爲了購得“登上諾亞方舟的船票”,先後“奉獻”13萬元,2006年以後又把7萬元店面轉讓費“奉獻”給“全能神”,結果落得個一貧如洗。

  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區大洲鎮五石埂村村民胡水仙和丈夫李鴻財,自信上“全能神”後,深信“世界末日就要來臨”,爲了去“天堂”,他們不斷向神“奉獻”,2008年,夫婦倆賣掉在衢州市區購買的兩套商品房,將47萬賣房款“奉獻”給了“全能神”。最終,夫婦倆幾乎把自己的全部財産都“奉獻”給了“神”,自己的生活則難以爲繼。

  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崔庄镇邵庄村做服装批发生意的熊志玉,在朋友的灌输下,认为“世界末日”就要到了,只有“全能神”组织,才气得到“神”的庇佑。2010年底,熊志玉偷偷地将家中起早贪黑、辛辛苦苦挣来的20多万元血汗钱,作为“奉献款”交给了“全能神”组织。 (《“全能神”骗走她20万血汗钱》)

 

  “爲了盡本分,劉金榮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回憶,“我有時候就交個三十、五十的。”當丈夫的一只眼睛被炸傷後,劉金榮還是盡了三千元的本分。

  2012年12月20日晚上,也是“全能神”宣稱的“世界末日”經過一夜的等待,太陽依然升起。我被騙了!那一瞬間,劉金榮滿腦子只有這一個念頭。

  也就是在這一天,她不再相信“全能神”,不再去參加聚會,甚至把自己的QQ名改爲“恨邪教”,開始了對“神家”最惡毒的攻擊。

  而受她影響進入“全能神”的丈夫卻身陷其中不能自拔。即使她當衆指著丈夫大喊:“這人是個邪教徒!”也無濟于事。兩人也是分居兩個房間,互不交流,形同陌路,人神兩隔。

  由是觀之,面對狡詐、詭秘、貪婪、無恥的“全能神”,公衆只有擦亮眼睛,提高警惕,遠離他們,防止陷入萬劫複的深淵,並通過持久不懈的打擊,才气實現天下無邪。



【打印正文】

相關信息

    热门关键词:天天斗牛娱乐网址-首页| 天天斗牛官方网站-首页| 天天斗牛下载-首页| 天天斗牛斗地主-首页| 天天斗牛三张牌-首页| 天天斗牛官网-首页| 天天斗牛平台-首页| 天天斗牛手机斗地主-首页| 天天斗牛官方版安卓版-首页| 天天斗牛手机游戏官网-首页| 天天斗牛手机版-首页| 天天斗牛游戏app下载-首页| 天天斗牛麻将-首页| 天天斗牛游戏下载-首页| 天天斗牛app-首页| 天天斗牛游戏中心-首页|